当其他人都回家 的时候

杜伊斯堡北部钢铁厂从没有片刻安静。就算在夜里,机器设备也在运转。是这些同事在夜里依然坚守在工作第一线。

杜伊斯堡北部钢铁业务单元工厂的灯光点亮了多云的夜空,如同白昼。从周围的城区中很容易认出它。倒空的炉渣因冷却不断跳出,大门和莱茵河的交通电力不会中断,这侧影上方始终氤氲着喷薄而出的蒸汽。很显然,在这里夜间也要工作,一分钟也停不下来。但是,到底是谁在工作?在其他人都进入梦乡时还在这里控制生产的将近 1200 人是谁?夜间的工作是一样的吗?七位同事讲述自己的夜间工作及其对私人生活的影响。

Mehmet Kamcili,49
岁 热轧带钢一厂

以前,夜班和其他班一样,持续七天,感觉没有尽头。2001年,自从我由多特蒙德调到杜伊斯堡工作、还必须加上返回多特蒙德的一段路程后,对连班就适应多了:两个早班、两个晚班、两个夜班、四个休息日。当我和爱人受到邀请但我却因上夜班不得不取消时,特别不爽。夜间尽管都是常规工作,我们也必须保持清醒,确保不会发生故障。锅炉在那儿的时候,板材不能出去。此外,我还得调控温度,确保板材不会因过热而作废。

Marcel Wollny,34
岁 施韦尔格恩高炉

14 年前工艺机械师培训完成以后,我开始上轮班。两年半以前,我当了父亲。从那以后,我最喜欢上夜班,这样我就不会错过太多家里的事情。在我还很年轻时,要起早去上早班是很困难的,但如今早班对我来说最舒服。夜班的要求很高:要么是在机器停止的时候去做体力工作,要么盯着控制台的屏幕看。此刻最考验我的专注力,因为一切都平静地按照计划进行着,困意就会袭来,但我们互相支撑。我回家的时候,其他人要去上班。我很期待回家。有了收入,而且也能在家多待,轮班工作让我能够好好享受家庭生活。我的妻子全力支持我做轮班工作。

Sandra Lindner,33
岁 Ox1 实验室

我在实验室完成培训后,就开始上白班,2009 年起开始轮班。我当时认真思考了轮班对于私人生活的影响。我不会再回到只上白班的生活了。虽然一想到街上的其他人都走在回家的路上、能回去休息,我就觉得难过。但只剩最后两个工作日了,我们是可以坚持下来的。在实验室时,我觉得与同事们一起工作很有趣。因为夜间生产活动较少,我们开展不在白天进行的其他工作,例如安排化学方案、准备仪器测试、进行额外保养。而白天有大量时间在家也有好处,我总是能很快预约到医生和理发师。但那四天的休息日并不总是这么愉快的。2016 年,我第一次放圣诞假,这还是挺不错的。

Manfred Samek,55
岁 热浸镀锌设备四厂

18 岁生日过后,我想上夜班。夜班工资很高,这对于已经成家的人来说很重要。孩子们出生以后,我感觉几乎见不到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我的妻子在一起。多年以后,班上的同事们就像家人一样:我们彼此熟识,互相打趣。谁有烦心事,大家都会一起帮忙,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然而,夜班也越来越加重身体的负担。我白天睡不好觉。但每个人情况不同。同事之间,我们尽量相互扶持。我们在工作中经常需要外出:为确保质量,我们必须控制宽度与模具、更换装修边屑的集装箱(它装满以后)、检查修边刀具、加油。这些工作有助于赶走困意。

Wolfgang Reth,59
岁 浇铸轧辊装置

我已经上了 40 年的轮班。起初,有一份工作、有钱赚就让我很开心了。后来意识到它带来的影响时已经晚了-我说的不是健康方面。当我的孩子还小时,轮班很方便。那时总有人在家里照看,孩子们也很开心。然而,如果夫妻二人总是只在门口见一面,感情很容易破裂。遗憾的是,我和第一位妻子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所以,在与现在的妻子结婚以前,我就和她讨论过,轮班对私人生活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会在周末、节假日、她生日时上班,她只能一个人庆祝这些时刻。上夜班期间,我晚上不在家,白天则需要休息。对方必须非常理解和支持,而且要始终做到这一点。每当我很快就要呆在家里时,我的妻子就非常开心。

Dursun Can,24
岁 港口

17 岁,我开始在钢铁业务单元参加港口物流技工培训。培训第二年起,我开始上夜班。一开始很艰难,渐渐地,我的身体适应了这种工作节奏,也就不再那么困难了。在火车上工作时,我负责正常卸载车厢;在起重机上工作时,我负责卸载船只。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工作都没有区别:货物一到,就要卸载。此外,我还要做师傅资格的培训。这对于上两天夜班的我并不容易,但我得为自己打算。

Benjamin Kazmierczak,37
岁 消防队

我在杜伊斯堡的消防队里工作了近 12 年,24 小时待命。我和同事们一同成长,这也是最重要的。当一天结束、没有别的任务时,我们也会像聚会那样一起做些什么,即使要时刻保持清醒。我们可以歇一会儿,但也仅仅是休息而已。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只能给家里人打个简短的电话、向孩子们道一声晚安或者听他们讲讲上一次数学作业。作为队长,我 24 小时都承担着责任。在一天快要结束时,厂区会比较安静。但是,一旦有人报警,就算刚刚休息,我们也必须迅速出动。我们要非常了解厂区,这对夜间工作尤为重要。各区的电话与精通业务的同事是非常重要的。在高炉附近的红色大门旁边打报警电话真的是一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