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拥有可靠 直觉的侦查员

半真半假的事实从来就不是Rüdiger Ruhnke 喜欢的事情,他在孩提时代就乐于对事物追根问底。三年前,他开始担任钢铁业务单元侦查部门的负责人——一份充满惊险的工作。他的公务犬不久就能为其提供支持。

那 是我职业生涯中一个极好的机会,因此我丝毫也没有犹豫:毫无疑问,我希望接管企业安全部门。早在孩提时代,我就拥有敏锐的嗅觉,喜欢对事物追根问底,总是不停在钻研,直至所有的不明之处都得以澄清。半真半假的事实从来就不是我喜欢的事情。我是在蒂森克虏伯工厂安全部门成长起来的,但假如在刑警队工作的话多半也会很适应。有一次甚至就有人问我,我是不是从他们刑警队那里出来的,因为我对于他们的调查方法很熟悉,对事物观察得很仔细。而这点恰恰就是因为我不断地参加了大量的进修深造。但是我认为,这份工作还是需要与生俱来的犯罪侦查学方面的兴趣以及良好的本能直觉。如果有人对我说谎,我能感觉到,因为我的直觉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错误。最近有人对我说:请不要这样盯住我看,我已经听说了,您对一个人的观察就像阅读一本书那样透彻。

这一切给我和我的同事们在完成任务时提供了很大帮助。每当必须进行调查之时,我们都会在场:我们查找火灾的原因、同海关一起进行检查、或是在建筑工地上检查,对于在厂区发生的犯罪行为,我们向警察提供侦破协助。破案的任务当然是由警察承担,但是我们的内部知情信息以及对于厂区地貌的了解可以提供宝贵的预先准备工作。我有一支出色的团队给予我支持。小偷总会不断出现,有目标地盗窃工具、材料,特别是象铜这样的原材料。有时甚至是大量盗窃,间或还会通过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例如在杜伊斯堡北部工厂中发生的一起案件:案犯从地下电缆管道中盗取了接地电缆,造成的损失高达 400,000 欧元。我们当时就有怀疑对象,对于我们的怀疑阐明根据,还在厂区之外对怀疑对象的踪迹进行跟踪——这是一种纯粹由肾上腺激素带来的兴奋感。最后疑犯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我们总是二人结伴进入事发地点,特别是在夜间和昏暗的角落。我们的那些对手可不会心慈手软。"

Rüdiger Ruhnke, 企业安全部门负责人

有时也会发生这样一些情况,例如自行车或者办公室里的手机和钱被窃。但如果同事们把财物都随手乱放,不加照看,企业对此也无能为力。对此加以提醒,防止犯罪情况的发生,也是我们的任务。还有一项大有帮助的举措是“举报热线”,同事们可以在此描述他们看到的可疑异常情况。对于错误的怀疑也不用害怕,我们会仔细查看——没有证据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对于错误的指证我们也会将其解除。此类情况发生的频率比人们想象中的要高出许多。

我和我的团队全天都在厂区巡逻。我们也为门卫检查的同事们提供支持,或者提供人身保护。我们的工作是否有危险?虽然我的身高有 1 米 97,体格也很健壮,但不能对此盲目自信。这一点我也一再向我的同事们加以提醒。我们总是两个人一起进入事发地点,毕竟我们夜间也会执行任务,有时需要进入昏暗的角落。从夏季开始,我们将会得到公务犬 Dascha 的增援——一条雌性杜宾犬,它将在今年年底完成搜救犬的培训。我对它私下已非常熟悉,可以赋予其百分之百的信任。由于它拥有出色的嗅觉器官,因而特别适合在电缆管道中侦查,能在我看见作案人之前就发现其踪迹。千万不能小看这一点,我们的那些对手可不会心慈手软。

每当我们能够帮助人们保护其权益时,总能给我带来喜悦。曾经有一位同事在骑小轮摩托车时被重型卡车碾过,双腿严重受伤。同业工伤事故保险联合会不愿意支付赔偿,因为他们认为这位同事有连带责任。但我对这位同事的说法深信不疑,仔细地将所有场景重现,再次采集车辆和事故发生地的痕迹。唯一同痕迹图吻合的解释是小轮摩托车驾驶员的说法。我没有松懈,调查直至结束,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的结果是:他是没有责任过错的。多年之后,这位仍拄着拐杖的同事敲开我的家门,向我表示感谢。这让我感动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