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研走向实际 应用

新型钢材品种在位于多特蒙德的威斯特法伦冶炼厂钢铁业务单元试验设施中首次进行生产并予以测试。以此将科研项目转化成批量生产。

1100 摄氏度 是钢铁试样的温度,高级电气技术员 Peter Szymlek 和 Danika Görisch 在试验轧钢车间中将其轧制成热轧带钢。

她 不仅会开叉车,还能从容处理各种问题,并且在手工技能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高温对她而言从来就不是问题,她对于技术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能够在电脑上对试验结果加以分析和评判。Lisa Ellebracht 拥有一种投身科研的热情,缺少这种热情就不会有进一步发展,更谈不上具有突破意义的创新。这位 27 岁的女同事头戴安全帽,身穿银色防护装,在高炉旁将火红炙热高达 1100 摄氏度的钢铁试样用夹钳取出,再将其放在轧制设备上。她对材料的性能加以观察,判断其是否符合要求?各种配料的混合比例是否正确?是否需要生产新的试样?“因为并不是每次试验都能取得成功,例如有时材料在轧制时就会粉碎。”Ellebracht 说道。

这位机械制造女技术员是试验生产部门一个十二人团队的成员。团队中的女同事还包括即将获得金属加工高级技术员资质的 Danika Görisch以及目前在下班之后通过夜校学习完成机械制造专业硕士课程的Vanessa Wolske。团队在负责人 Rüdiger Mempel 的带领下,在位于多特蒙德的威斯特法伦冶炼厂(Westfalenhütte)一座试验设施中生产新品种钢材并对其进行测试。上面提到的女性三人组具备高资质,对于熔炼和退火、冷热轧这些工序一应掌握。“每个人必须都能替代其他人,这样才能确保效率。”Mempel 强调说道。如果一切顺利,科研项目结束后就会进入批量生产。“例如 TriBond 钢,就是在我们的试验设施中共同开发研制的。”Ellebracht 说道。这一多层结构的钢材具有坚硬和柔韧的特性,特别适用于生产汽车部件,例如 B 柱。

Lisa Ellebracht 对钢铁试样取得成功 倍感欣喜。

新技术专家 Christian Schwerdt(图中右者)负责带钢设施的领导。与 Udo Fietz 一起在进行检验。

Strack 负责 LITECOR® 设施的领导工作。

熔炼、轧制、退火、成型——在位于多特蒙德的试验设施中,钢材的加工如同在炼钢厂中一样。这里的每台设备均可进行调节。 Rüdiger Mempel(上图)是试验生产的负责人。

工业技术员 Dennis Krawczyk 测试钢材的连接特性。

"在我们的试验设施中,我们为新产品奠定基础。"

Michael Strack, 物理学家

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优秀的汽车一方面必须为它的乘员提供保护,也就是说,必须坚硬;另一方面,钢材必须能够吸收能量,也就是具备良好的延展性,确保在发生事故的情况下不会爆裂。”Danika Görisch(24 岁)解释道。“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钢材越坚硬,它的特性就越脆。”Vanessa Wolske 对于这一点十分清楚。于是就需要在试验设施中,通过与客户的紧密协作,不断进行试验、尝试和摒弃。这一过程将一直进行,直到新型复合材料能够投入到大规模工业生产之中,即从小型炼钢厂的微型板坯过渡到大型企业——在那里由重达数吨的热轧带钢板坯制成汽车 B 柱。 “这的确是我们工作中令人兴奋之处:将科研成果工业化。我们也参与其中,共同构建钢铁产业和蒂森克虏伯的未来,同时确保如此之多的工作岗位。”这些年轻的女同事们在述说时明显带着自豪的表情。

Michael Strack 和 Christian Schwerdt 将自己视为创新驱动者,在他们的帮助下,理论与实践之间、科研与经济之间的分歧得以克服。这两位物理学家在 LITECOR® 以及带钢试验设施中担任技术领导职务。他们的工作一切都是围绕着减轻重量:因为轻质结构的战略思维已渗透到汽车工业、电子工业、造船业和建筑业之中。无论是热水器或是抽屉导轨、日益兴旺的游船行业中所需的船舱、还是汽车内饰件(例如手柄和锁板),它们都必须减轻重量。“这便对质量提出了新要求。只有满足这些要求才能实现比传统钢板更轻的解决方案。”Schwerdt 说道。

新型技术怎样能够转化到大型工业量产之中,这一问题推动着 Schwerdt 和他团队。试验设施是一个绝佳的尝试平台。“它就像一个筛选器,能够在付诸实施之前找出哪些部分可以在生产线上正常工作,而哪些部分并非如此。”Schwerdt 强调说道。“简单的产品每个人都能生产,但我们希望向我们的客户提供度身定制的个性化解决方案。”Michael Strack 解释道,“因此,我们为新产品奠定基础,而我们的试验设施就是画龙点睛之处。只有通过它们才能实现我们积极的技术攻势。”

最终起决定因素的只有一点:“我们的创新必须在市场中立足,这是最高原则。”连接技术部门 24 岁的 Dennis Krawczyk 说道。不久前,他在夜校的学习中通过了工业技术员的资质考核。成型技术部门的同事 Marc Nölkenbockhof 测试材料的可塑性。两位年轻的同事都感到非常自豪,因为通过他们,“道路上行驶的汽车能够用上经过检测的材料”,即便试验有时非常费时费力,甚至伴随着失败尝试。这些试验设施甚至可以称作是集团的 “命脉支柱”,理论想法在此转化成可以实际触摸到的东西。Lisa Ellebracht 的一句话切中要点:“最好的结果是将我们的产品提供给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