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纳,而不只是怜悯

Andrea Meyer 认为,欧洲钢铁业务单元对社会责任依然非常重视。这位杜伊斯堡员工 35 年来帮助同事们在重病之后重新返回职场。

怜悯对于我的服务对象显然是无济于事的,但同情心和实际的解决方案却能给他们提供很大帮助。因此很多年以来,我作为杜伊斯堡“工作能力减弱员工工厂”(WSL)的康复专业人员积极投身于这项工作中。尽管我在集团已工作了 42 年,在社会福利部门也有 35 年,熟悉所有的人和流程,但我却不将自己视作人们常常挂在口边的“企业好心人”——对于这一称呼,我还显得太冷静,并且更多地是从专业角度尽心完成工作。我的任务是帮助遭受工伤、心理或躯体疾病的人们,让他们重新融入到生产价值链之中;也就是说,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作之后,在企业中找到一个为他们量体裁衣制定的劳动关系。这往往是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我必须同人事部门、企业医生和社会福利部门并肩紧密合作将任务完成。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各有不同。为了能出色完成任务,一方面必须对企业有高屋建瓴的认识和战略性的思维,另一方面需要很高的社交能力、很多的感情投入和细致入微的理解能力。你必须值得信赖,但同时又能持之以恒、目标明确。只有这样才能取得长远成功,帮助待康复的人们。这也就是我明确的目标。

能在这一领域工作我感到非常自豪。今天,很少有企业还提供这种相对奢侈的待遇,将对于员工的社会责任承担到底。在蒂森克虏伯欧洲钢铁业务单元,我们拥有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具备的运作空间,我觉得这一点真的太棒了。其他地方的情况往往是:如果一个人没有作用了,就必须离开。我们这里有一个健全的结构来容纳工作能力减弱的员工。很幸运,我们可以将服务对象中的三分之二(其中 95% 为男性)重新推荐到工作流程中。其余的三分之一可以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案,但同样也始终符合社会利益。这的确是一项我们可以引以为豪的出色成绩。我希望,这个部门将始终存在下去,甚至可以对其进一步加以发展,比如找出创造性的方案,根据受限人群的需求对现有工作进行调整。

“我是一个天生的问题解决者。”

ANDREA MEYER, 社会福利部门康复专业人员

是的,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每天都是很大的挑战。我必须经常面对的是许多残酷的命运,它们让我自己的点滴痛苦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所幸的是,我有能力将工作和私人生活严格区分开来。职业距离感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否则我将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另外,我的丈夫也能帮我很好地融入到现实生活之中。在我们美丽的家和花园之内,我能得到很好的工作补偿。我们喜欢同朋友们聚会、阅读、烹调、烤制糕饼——这些是我工作之余最喜欢做的事情。我是一个天生的问题解决者,与人或特殊情况有关的挑战总是会激起我的兴趣。因此我也能够设想,等我从公司退休之后继续致力于社会慈善工作。那时,我的宝贵经验肯定会大有用武之地。但目前我还是继续做好现在的本职工作,一份我所热爱的、丰富多彩的职业。